孤独的香港本土电影《踏血寻梅》

11
4月

1(2)

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过去近一周了,此次35年来首次由一部电影包揽影帝影后、男配女配以及新演员五大表演奖,同时斩获的还有颇具份量的最佳编剧以及最佳摄影,共获七项大奖的影片《踏血寻梅》横空出世。在该部影片令大家感到惊喜的同时,导演兼编剧翁子光和他的《踏血寻梅》成为当下最热议的话题。

4 7

(由图可以看出,在近期香港金像奖颁奖仪式结束后,影片和该片导演都获得了爆炸式的关注度)

这部惊悚、悬疑的犯罪片虽然有大量的裸露和血腥,但这些仅仅是影片的外壳;而更深层的,影片借助受害者、凶手、探案者三个人各自的故事,去讲香港这个城市的当下,以及其中的人它们各自的困扰与孤独。影片里透着一种抛弃现实世界,或被世界抛弃显现的漠然和无助。

原来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文艺电影。

我们共同来看这样一组数据:

1

微瑞思创利用数据爬虫技术对提及这部影片的评论按照情感、暴力、色情和社会四个关注点(分别选取多个关键词)进行分类对比,我们通过大数据可以看出“社会”这个关注点是最高的,占72%,其次才是“色情、暴力”这些所谓的噱头。由此可见,这样一部影片不是靠“色情、暴力”来吸引关注度的,更重要的是带着一种对社会的思考,让观众去感受影片想要表达的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在导演兼编剧翁子光的视角中,香港这个社会被分割成两个世界:主流人群所属的“正能量”世界,剧中角色所属的边缘世界,他试图把后者的世界彻底呈现在前者眼中。这些极具个人化的作者表达,使得《踏血寻梅》与港影历史上其他改编自各大奇案的影片有了明显的层次差别,因此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并获得如此高的评价也在情理之中。

《踏血寻梅》的剧本早在2011年就获得了HAF(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)大奖,本来早5年能搬上荧幕的作品迟迟难产,这不仅仅是投资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翁子光对剧本和想在影片内表达情感的坚持。翁子光说:“我不喜欢做导演,我做导演,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剧本。”这个好似“对不起,我是警察”的表达展现了他本人对电影艺术本身的一个思索。翻翻他的简历,香港影评人,编剧,导演。这样的身份让他更尊重电影本身,而不是去讨观众的开心。

在剧本改编的过程中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理由去让《踏血寻梅》登上内地荧幕,但如果这样做,这部影片会失去太多。他没有像传统的商业电影那样进行妥协,义不容辞的在“寻梅”的路上一遍又一遍的提问:我们怎么了,我们为什么要这样。

因此在《踏血寻梅》引发高度关注的同时,无数的电影人毫不吝啬的对他进行高度评价,而对这部影片一致赞许的原因在于:影片真正的主角,是香港。

市场是电影产业的生命。在时代大势之下,谁也无法拒绝大陆这个磅礴市场。因此香港越来越多的电影不断的走向内地化:《西游降魔篇》《美人鱼》《毒战》《智取威虎山》等等,高票房的背后无不透着以内地市场为导向的影子。

微瑞思创运用中文语义分析、情感判断、数据爬虫等技术应用,通过新浪微博、豆瓣电影、百度贴吧等对网友关于《智取威虎山》与《踏血寻梅》进行情绪分析(好评、中评、差评)。可以看出《踏血寻梅》的正向情绪较多,口碑更胜一筹。

11

对比说明:《智取威虎山》与《踏血寻梅》都获得本次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,而且两部影片在豆瓣网与时光网评分相差较小(分别相差0.1)。

由于香港电影的国际化和内地化的影响,这些年“本土电影”是被香港电影界强调最多的词。《踏血寻梅》不仅代表着某种意义上的传统港片风格,他还是一个很好的样本,他与《岁月神偷》、《72家租客》、《打擂台》等地道又纯粹的香港电影一样,给我们看到了香港本土电影更多的可能。

如果市场是电影产业的生命,文化就是电影产业的灵魂。

电影的流转就是文化的沟通,《踏血寻梅》仿佛针刺了两地观众的神经。也许最终这部电影内地观众无法看到,但是在这种纯粹的香港本土电影《踏血寻梅》的影响下,会让越来越多的电影人不会那样关心电影艺术、文化之外的东西。作为文化交流的一部分,我们应该更多的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内地人了解香港、懂得香港,同时也应该让香港人了解内地、懂得内地。

而不是像今天这样,翁子光和他的《踏血寻梅》成了一部孤独的香港本土电影。

12

说明:《踏血寻梅》的看过人数占想看人数的6.5%,而《智取威虎山》的看过人数是想看人数的14……